当前位置:首页>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一卷)

发布时间:2019-06-26 06:33:53    编辑:义净法师 译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大悲咒注音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一卷)

第一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尊者毗舍佉造

创明受近圆事及苾刍等要行轨式。

开阐于调伏善闲调伏义

正住调伏中能舍非调伏

敬礼如是师法及于圣众

我今随所解略摄毗奈耶

懒惰少慧者于广文生怖

虽勤亦不乐入斯调伏海

欲令彼趣入不起大疲劳

结颂作阶梯胜人见津路

可赞财圆满能生胜梵宫

三摩地涅槃并由于戒得

离斯毗奈耶众事不能净

还如极浣衣弗濯于清水

犹如月轮缺夜分靡光辉

于佛教出家尸罗亏亦尔

是故舍懈怠当乐戒庄严

欲了作不作当勤闻律教

苾刍应作意求解毗奈耶

要由先自明后当行教授

能于四众中得殷重恭敬

过未现诸佛内藏此人持

勤求正法中及有情利益

自防于戒蕴善护勿令亏

他人若有犯悉皆来请问

于决了义中获得于善巧

怨处能降伏知法与法俱

常不被他轻大众中无畏

若所在方隅有明律教者

佛言我无虑由彼发光辉

牟尼如是说律德不思议

由此应勤求受持于律藏

苾刍满十夏自善护律仪

于法式明了授出家圆具

戒经及广释文义皆精善

为他作依止于彼能教授

非唯少解义浅识事多疑

要剖析分明大师语无乱

于戒本广释若不能解了

愚痴六十年终须仗他住

当依老者住若无依少年

师少不应礼余皆如小作

凡欲出家者随情诣一师

问难事若无须时应摄受

若作五无间及是贼住人

变化非人形外道聋哑类

若是扇侘等及污苾刍尼

犹如碱卤田不生于戒种

若犯边罪人负债兼有病

现是王臣将大贼及是奴

生处贱阙支十指相黏着

手足皆挛跛曲脊鼻匾[匚@虒]

被女担所伤及长粗小脑

并过分龋齿瞷眼不分明

眼大小黄泡及以红赤类

如斯不端正皆不许出家

略说可遮事要唯有三种

谓色形氏族由斯污僧众

色谓赤发等形谓恶首面

又驴等耳头及无于耳发

象马猕猴状及鼻唯一目

无目牛马齿或复齿全无

族谓旃荼罗竹师除粪等

及拐行等类斯皆律所遮

若有净信者所说过皆无

遍身应审观问知无障法

摄取经八日存意好瞻相

若先观察者无劳经一日

先授与三归次与五学处

应着鲜白衣立在于僧前

僧伽既许可当依出家法

先请轨范师次授十学处

既受求寂法一切众俗侣

于彼应赞礼由离俗缠故

破惑众翳除着大仙衣故

为此光晖盛犹如日初出

如三十三天圆生枯叶落

彼受近圆戒众罪悉消除

在中方满十苾刍减不许

边方受具者齐五过随意

东境奔荼跋达那此界有树号娑罗

北山名曰嗢尸罗寺名答摩娑畔那

西界村名窣吐奴南边城号摄伐罗

佛说此内是中方于斯界外名边国

苾刍戒清净堪授他近圆

非是螺贝鸣腐烂空中树

秉法者知律余四九清净

受具可称赞诸天应敬礼

众满界内同清净者秉法

无障羯磨善谓近圆五因

如毗婆沙说十种得近圆

世尊一切智是名自觉受

憍陈如上首得定道五人

贤部诸净心彼悉从归得

法与由使得善来成苾刍

大姓迦摄波无由敬师得

童子邬陀夷善能为问答

称可大师意佛言成近圆

中国满十人边方数充五

或复过于此秉须知法人

又因乔答弥大世主请佛

为说八敬法斯名得近圆

除八余若受皆白四羯磨

依前之所说受具并皆听

才受近圆已应告五时差

冬春雨终长量影依人数

冬四九月半乃至正月半

春四从正半乃至五月半

雨一从五半乃至六月半

终时唯日夜六月十六日

十七旦长时乃至九月半

三月少一日此谓五时差

终时进近圆同夏中最小

长时旦若受同夏则为尊

受具从苾刍半月请教授

近苾刍夏坐随意二众中

不骂于苾刍不诘其破戒

若犯僧残罪两众行半月

尼具虽百年苾刍新受戒

殷勤应致礼是名八敬法

女作男子状丈夫为女形

俗人及黄门不应作亲教

贼及形残等虽是善应遮

授彼近圆时众僧皆获罪

不乐非圆具及不了生年

形貌善观瞻睹相猜其岁

不满二十年授与圆具戒

明智计令满应数胎闰月

如其数胎等不满二十年

应置求寂中此非成受具

或经一二岁方忆知年减

足前年若满斯名善近圆

若人闻白竟其耳忽然聋

此亦名善受佛许开无过

正受近圆时男形转为女

此名为受具应置在尼中

若邬波驮耶闻白已形变

此不名受具秉法者无愆

受戒人在地秉法者居空

二界体既殊不名为受具

轮王养太子宗胤得兴隆

护求寂亦然令圣教增长

如师遣求寂有事登高树

坠堕伤支体由斯圣教遮

是故佛教中出家悲作本

虽七岁亦听要解驱乌事

若出家受具无钵便不许

仙器终须有斯为乞食因

如上座近喜求寂饥无钵

临至于食时从他求食器

借他衣钵等与出家受具

勿如梵志法是世尊听许

若人未受具不先说四依

闻此苦难行梵志便归俗

若秉一羯磨一界四人受

此是僧为僧不名为受法

若二若三人同时受圆具

颜状虽差别斯无长幼殊

随坐而受利不应更互礼

若遣知事时随他差即作

为余放逸者作怖等羯磨

呵已正驱出令生厌离心

若解三藏教及有大名称

能生广大福驱遣不应为

由此邪群鹿怖于师子儿

能生俗净心如大师住世

此住有光显犹若大牛王

于彼行呵责能亏于佛教

四重秽行显邪执守愚心

作所不应为世俗咸讥议

污家生斗诤如是破戒人

大众共鸣稚齐心急驱摈

抱柱即宜截门框亦复斩

劝化应修理或可用僧祇

调弄苾刍像由此不应留

殷勤共驱逐不应生斗诤

已说如死尸全无共住义

众僧共驱摈除斯垢秽人

尼不应为礼但可致虔恭

近事不交言乞食时应与

触妒病生半名五半宅家

为诸不了者略言其相状

若他来抱身心贪起淫欲

智者应当识是持抱黄门

妒谓已男势见他交会兴

病谓因病堕或由刀等害

生者谓生来二根皆不现

半月男半女名半等黄门

若于淫欲法不能为扇荼

二根若俱有名二形应识

邪恶见染心应知是邪外

就彼受其法斯名趣外人

或时自剃发窃法着法衣

妄作苾刍解皆名为贼住

四重及恶见身污苾刍尼

饮酒毁三尊是谓求寂过

十事若有犯斯人即须摈

若舍随所应出其治罚罪

若不犯边罪如法舍学处

还俗复重来苾刍欢为受

无乱心舍戒了知人现前

我舍汝应知此名真舍学

受讫即应说四波罗市迦

智者先告知勿令行恶事

由心不覆藏于一人发露

于边罪极厌斯名授学人

次明杂行法是出家要仪

展转可相教勿令尊法灭

天时将欲晓起必在师前

可嚼净齿木应先礼尊像

次可到师边安置于坐物

巾水土齿木寒温须适时

有时应早起详审就师边

敬重按摩身能生殊胜福

或于初后夜师处问疑情

师当遣安坐随疑决三藏

平明问安等礼拜生恭敬

由彼多恩益能亲教是非

常作难遭想于彼起殷心

善洒扫房中行处令清净

作坛应供养香花随有设

日日敬三宝斯为四谛因

或时礼香殿右绕窣睹波

相近有尊年随情行礼拜

为求坚固体役使不牢身

励己劝他人勿随愚堕意

随时供养已读诵后安心

不但着袈裟情喜将为足

十四十五日须知长净时

和合众应为若乖便自作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一卷)

宜应自察已有过求清净

乃至小罪中常生大怖想

或可往僧厨看其所营办

希逢妙果食察已告尊知

侍养恒勤敬洗钵等皆为

于尊虽普行师知量应受

不于破戒者解劳及礼敬

受用皆无分如烧死尸木

求寂尚不礼有戒之俗人

何况大苾刍礼俗贪淫者

苾刍得后果若小不礼拜

况余生死内旋回痴硬心

说无学为主学人如父财

勤定读诵人随许诚无过

自余懈怠类名为负债财

破戒者全遮受用住处等

信心营寺宇唯安戒行人

犯重不羞惭投足元不许

若近于厕处勿作诸谈说

读诵浣染等斯皆不许为

小便大便室入时须作声

一二指别处大师如是说

大小便风气徐出勿为声

势至莫强持圊中不应语

若筹及土块先持拭下边

次以二三土多水洗令净

左手以七土说此名为净

两手后用七斯皆别别安

更有一聚土将用洗君持

洗臂腨及足此名为外净

事因舍利子异斯招恶作

两手好用心洗令极清净

意在除臭气令身得清净

如不依此法百土欲何为

不合礼三尊亦不受他礼

余皆不应作世尊亲自遮

若不嚼齿木及以食荤辛

其事并同前广如律中说

若不问二师得为其五事

大小便饮水并嚼净齿木

及于同界中四十九寻内

随情礼制底自余皆白师

谓洗手足等辄行势分外

食啖咸须白总别在当时

礼一拜低头合掌当陈告

白邬波驮耶我洗手餐食

自余但有事准此白应为

若不咨启时一一皆招罪

食时宜用心授受须依法

持衣分别等无令事有亏

乃至十夏来不得离依止

五岁明闲律随意许游方

然于所到处还须觅依止

若无依止者不消衣食利

初部四他胜法不净行学处第一

佛说三种罪无余不可治

有余众所除余皆别人悔

四波罗市迦极重当恭敬

若犯一一法便成坏苾刍

从初十二年皎如秋水净

此时无有疱十三年过生

苏阵那为子于故二行淫

及兰若苾刍猕猴处犯过

佛说于学处欲令贪等除

耽淫罪业中云何汝当作

见十种大益利乐于多人

广制众式叉如来大悲故

于三疮门内由贪故求入

波罗市迦蛇被螫难治疗

他逼共行非具戒者耽着

于此情生染应知犯他胜

于烂坏疮门或于极小境

或生支不起此并得粗愆

宁以已生支置于毒蛇口

不安女根内苦报受无穷

若遭黑蛇毒唯只一身亡

若破重禁时永劫受辛苦

行淫相多种犯具八支成

随缘事不同智者应详察

苾刍堪行处彼此根无损

方便入过限受乐二心全

初二方便罪吐罗各二殊

轻重事不同皆如广文说

问因虽答二准问以酬言

如非初二因应知非彼摄

不与取学处第二

但尼迦苾刍自为而作屋

辄取王家木由斯作犯因

他物作盗心移离于本处

若作属己想五磨洒成边

过五咸同犯磨洒准当时

发意得责心触物吐罗罪

平坦纯色地拽去但粗罪

若剥裂异色越过得无余

若嗔心坏弶网等获吐罗

为福放有情便得恶作罪

竞地有二种断处或王家

他两处得胜苾刍获粗罪

两处胜于他彼人方便舍

波罗市迦火烧此苾刍身

咒术取他财末尼等诸物

苾刍目遥见便得根本罪

为己苗成就于他不欲成

乏水堰田畦恐损便决却

自苗得成实他苗实损坏

应知据子实得重或时轻

要心远众罪能益诸有情

如何作苾刍反盗他财物

被贼偷弟子金等夺取时

不开悟贼徒随事招轻重

为贼说法乞半价或全还

将贼付官人便获吐罗罪

苾刍盗求寂愍心为弟子

将去得吐罗破僧罪流类

至王税界分关津合与财

自负或他持盗心行异路

盗将便得罪彼物可称量

价满五磨洒罪必成他胜

至彼税官处云为佛法僧

或云为父母广赞其功德

听开药直衣好物常须畜

作净过税处此非应税限

布缕宜须截或时用泥污

世尊教作净税处可持行

若借他衣等由贪作己财

若后不还他便得吐罗罪

若上于船上所有钵等物

二人相授与谨捉好存心

汝捉我今舍告知彼损坏

准望其价直此必定须还

他不请而食食得恶作罪

苾刍既如此余众同斯说

或时王贼与或是委寄人

无别物主心彼与宜应受

他财他见施知非是大人

知时不应取不知无有过

若见卑下与应可善思量

于彼取非宜由尊不许故

知事人余人将僧伽等物

与贫病应受用已镇思还

若身死无过有命可随缘

励力须乞求应还得财处

牛羊等重物受用村田等

僧伽有随教别人遮不听

住处与园田及卧具等物

以理常守护令其施福增

此处僧重物不应质与他

不分不合卖是律决定说

于寺高处立呼召得闻声

当于如是处安置净人宅

执作事业时与衣食饶益

若病不能作佛遣亦供看

打拷及髡割与圣教相违

缚害恼群生圣贤皆远离

为福舍田地作分数应取

受用时无过斯成古王法

一切评论处佛遣不须言

苾刍及求寂于斯勿措口

从他正见得持与邪见人

及与破戒人名虚堕信施

受他饮食时量腹而应取

长多名堕施净戒者应知

父母及病人为取非成过

如将与余者终须告主知

于行处等见刀子及针等

应与捡挍人问状方还主

彼物告众已众中三日停

如无认识者任充常住用

以己事换他或可为福故

苾刍受雇作此事佛不听

亲友及己想多少随时用

非盗便无过或可语他知

亲知有三种上中下应识

纯直可相知轻浮勿亲友

于三种相知上可该中下

处中中及下下者下应知

问病方教化应为求医药

是可委寄者勿同尼乞油

断人命学处第三

苾刍厌不净求鹿杖自杀

为福贪钵等由斯大圣遮

故心非误杀自作或使他

劝赞人死时便招他胜罪

若说杀方便见他作随喜

放火烧林野或斩生支节

若食于人肉斯皆得吐罗

病及看病人若愚教法式

应可问医人或余若耆叟

方授病者药异此得轻愆

若供给病者如病状应畜

余物亦可持清净随哀愍

世尊遣大众咸看于病人

或可依次看诸事皆随顺

不礼于病者病亦不礼他

更互好心看并安于坐物

不于病者前赞说死是胜

病苦闻斯已由此乐身亡

汝能行布施护戒无亏失

深信于三宝当趣涅槃宫

若汝身亡过天宫定不遥

涅槃如掌中莫忧形命尽

苾刍作是言便得越法罪

应云久存寿此疾可蠲除

寿存如法住善人应久留

念念能增长广大福德聚

于有病恼者解医宜教示

善识于时处与药勿随宜

故劝他人死不论心善恶

自杀及卖人并获吐罗罪

钵等生贪意起愿令他死

如彼旃荼罗斯人得恶作

纵笑不应为以指相击擽

往时十七众由此一人亡

制底等作业无俗人相助

重担不擎举缘斯杀匠人

若塼等坼裂授他须告知

不应竟日为犹如客作者

苾刍监作时随处当劝化

宜给晨朝食欲使解疲劳

若是知事人贼来听闹乱

不得故心掷石等损众生

可于十肘外抛掷木石等

谨念于戒学勿使损悲心

监知住处人众中老应问

若夜中说法牢防护门等

寺舍勤防盗关钥应观察

说五种闭门为护于住处

上下二门枢关扂锁重锁

随其现前有当直者应为

但安一二等准次须陪直

如其总不着计失尽须还

苾刍在路行同伴染时病

当如父母想敬教可持将

父老不能行恐畏午时到

子推因致死此事不应为

说上人法学处第四

俭年诸苾刍实无胜上德

更互虚相赞活命佛因遮

不得言我得殊胜增上证

除于增上慢斯便得边罪

自无上人法不能得诸定

言得圣道分将成大涅槃

言得增上证并获于四果

智谓苦等竟见谓见真谛

说静定四种乐独静住故

此等事我知我见诸天等

我见天龙等我共彼言谈

彼亦共我言说时犯边罪

我闻诸天声彼来亲事我

或药叉等类如此悉成边

若见粪扫鬼此但得吐罗

为是鬼中卑是故非边罪

说得果通智脓坏无常想

自将边罪剑不乐强伤身

说有苾刍见谤苏毕舍遮

意许是自身说时但恶作

说战胜天雨生男闻象声

审观方告知异此便粗罪

第二部十三僧伽伐尸沙法故泄精学处第一

若离三疮门于自他身分

故泄其不净此必犯僧残

泄谓在身中精移其本处

创乐便成犯不要待精流

其精欲动时摄心居本处

此时无重过但许得轻愆

如其移本处流精尚在身

故泄出身中唯招吐罗罪

精有五种异谓薄稠并赤

黄色及青色最后转轮王

青轮王长子余子并皆黄

赤色诸大臣稠精谓根熟

根未成女伤斯等名为薄

如前精若泄皆并得僧残

墙瓶等穴处故触泄其精

吐罗罪所伤过于大石打

虽动而不泄染心量己根

于空舞动摇或由捉搦泄

逆风逆流持并得吐罗罪

若顺风流者得恶作应知

若以染污意故视己生支

染心无利益常当念除舍

浴室中摩触行路髀相揩

忽然精自流及梦皆无罪

如是广宣说苾刍并众教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一卷)

若是求寂等悉皆招恶作

初二部罪因各有其轻重

初重大众悔轻便对四人

二因重四人轻便一人悔

众教要僧伽余罪一人得

不许对犯人同罪而发露

无容垢除垢可得令清洁

从犯众教罪若有覆藏心

还与尔许时令行遍住法

应观心至诚于众深恭敬

当与遍住法异此不应为

若行遍住法更被烦恼害

由彼愚痴盛或时重作罪

此应更与法令行本遍住

如是乃至三依律教还与

此成可愍处知由烦恼生

如若起大惭或可情谦下

虽如是调伏于恶不能改

此作留缰弃乃至厌心生

若生厌离心了知其意乐

意喜宜应授僧伽应济出

意喜水洗濯令余垢清净

此中应出罪满二十僧伽

唯僧伽为主僧伽知意乐

僧伽与其教秉法者应行

众中为羯磨处众教其益

由僧伽教出故名为众教

发露已命终或于遍住位

虽言未出罪当生善趣中

由斯可哀念怀悲勿弃舍

无令自业打恶趣苦缠身

若遍持三藏极愧众中尊

大福德六人对一便除罪

须有至诚心殷重无欺诳

一悔不重犯斯名应法人

除咽已下毛及为下灌法

除病缘而作吐罗罪割身

触女学处第二

从足至于首染心触女人

无衣便众教有隔吐罗罪

若故意推牵从象车等处

有隔无隔触受乐罪同前

女人来触时苾刍生染着

此则如前说牵推隔等同

本作行淫意触着女人身

便得吐罗罪是他胜因故

此据堪行淫余获吐罗罪

小男黄门等傍生皆恶作

鄙恶语学处第三

苾刍粗恶语全非离欲人

对女作淫言此亦由僧救

汝身极软滑可爱三疮门

或言非是好或道丑形势

持此物与我汝夫是福人

云何与汝合令我受乐味

言时道叶婆便犯众教罪

叶婆若不说但得于吐罗

若女来求时不道粗恶语

同前理应识粗即是淫言

此中粗恶言谓是交会语

随方无定说约处以论愆

癫狂与心乱吃及初犯人

及以痛恼缠斯皆非犯类

索供养学处第四

于自身赞叹方便说功德

淫言对女前众教刀便割

殊胜者谓最姊妹爱念言

供养谓供奉解时便得罪

所言尸罗具与戒蕴相应

应知善法者定蕴相应故

与慧蕴相应说名为净行

两两相交会可是行淫欲

苾刍染污心假令道一句

女人若解语此亦犯僧残

若有女人说非理淫欲言

云汝清净人我今兴供养

汝如斯具戒常有于善法

殊胜应供者浊劫实难逢

彼若如是说苾刍顺答言

内有染污心便成众教罪

女人供养者得无量果报

不言淫欲事此得吐罗罪

如是淫欲法苾刍说如前

不道我如前亦得吐罗罪

女人如是说除于淫欲字

不言汝如斯吐罗亦如是

或语无知者或除淫恶作

若不说我言女说时同此

一切染污言苾刍皆得罪

此中染污者谓是染着心

此据堪行欲翻此得吐罗

丈夫扇侘等傍生唯恶作

媒嫁学处第五

自作若使人令女男和合

持彼僧残剑斩伤于自身

水授财娉等略有七种妇

私通有十数此相今当说

七妇谓水授财娉王旗得

自乐衣食住共活及须臾

以水授彼故随事立其名

若以财取妇是谓为财得

大贼强打取说此作王旗

自许作他妻是名自乐住

为衣食故来是名衣食住

二人财共有同为活命缘

作如是结契是名为共活

暂时非久居名曰须臾妇

七妇若分离事有七种别

初离久生诤折草为三种

或复掷三瓦言汝非我妻

准法而遣出或高声唱令

如是初三妇分离令偶合

一二三如次突色讫里多

四五六如次一二三吐罗

和彼第七时便得僧残罪

此中私通者夫死或他行

此若母护时说名为母护

如是父王父王母余亲护

此中所说亲谓是父母族

父及夫并亡此名兄弟护

若有姊妹者姊妹护应知

婆罗门刹利是名为种护

婆雌俱雌也斯则为宗护

王法护应知有禁具法住

如斯十种护差别谓私通

前所说私通及末后四妇

于斯若偶合必定得僧残

此男何不婚此女何不嫁

苾刍如是语即便招恶作

造小房学处第六

自为作小房秉法观无过

量等便无犯异此得僧残

于此小房处堪作四威仪

行住坐卧时受用令安乐

长唯许十二谓善逝张手

广唯七张手是房量应知

准佛一张手当中人三倍

合有一肘半是正量非余

据彼处中人计长十八肘

广谓十肘半房量如是说

不净有蛇蝎大小蜂蚁等

有诤谓近道好树天王宅

近河崖井等是谓无进趣

如斯过若除合理房应作

无指授为作无诤有势分

苾刍不净处得罪谓吐罗

一切过咸有定得于众教

众过患悉除此舍皆无咎

最初者或狂心乱病苦逼

设造房无犯此是大开缘

造大寺学处第七

有主毗诃罗本无其量数

此中言大者谓量及珍财

无根谤学处第八并假根事第九

说无根他胜欲坏彼净行

及陈像似事此二今当说

时有莲花色净信苾刍尼

因事往池边来礼实力子

去此处不远友地二相随

取水往池边见两鹿交会

既见是事已友地更相告

苾刍苾刍尼汝见行淫不

告言我已见共说宿怨嫌

像似事相谋欲坏实力子

如是等缘起随说有差别

诸智者应知斯成谤他罪

破僧学处第十

屏谏及众谏乃至第三遮

欲破一味僧便得众教罪

遮时不作白说名为别谏

告言汝具寿莫作不和合

别谏劝不止应秉羯磨谏

谓用白四法并诸助伴人

和合谓一心建立二种破

随顺破坏法十四种应知

法说为非法非法说为法

调伏说言非如是等应识

评论非言诤犯诤及事诤

此中四种诤觉慧者当知

谓种种言说不和众异心

缘此斗诤生说作评论诤

若人因忿恼非法言相说

本文链接: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一卷)

上一篇:第四百九十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下一篇: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五十四

热门推荐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第一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尊者毗舍佉造创明受近圆事及苾刍等要行轨式。开阐于调伏善闲调...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第三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造大寺过限学处造大毗诃罗起基安水窦着户扉及扂并可置明窗若欲...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第四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下明于十七跋窣睹等中述其要事(跋窣睹是事)若是旃荼罗唱令及酒舍...

排行榜

点击阅读